保禄六世教宗封圣大典弥撒
2018-10-15 20:31:07   来源:梵蒂冈台   评论:0 点击:

10月14日,在以青年为题的世界主教会议期间,数位真福的封圣大典在圣伯多禄广场上举行。教宗方济各弥撒讲道全文:第二篇读经告诉我们,天主的语确实是生活的、有效力的、锐利的(参 希四12)。确实如此,天主的...

10月14日,在以青年为题的世界主教会议期间,数位真福的封圣大典在圣伯多禄广场上举行。

教宗方济各弥撒讲道全文:

 

第二篇读经告诉我们,“天主的语确实是生活的、有效力的、锐利的”(参 希四12)。确实如此,天主的话语不仅是真理的集合,或具有启发性的灵性叙述。不!这是触动并改变生命的活圣言。其中有耶稣的临在。祂身为天主的活圣言,在我们心中说话。

 

 

 

福音特别邀请我们与主相遇,就如“跑来”的“那人”一样(参 玛十17)。我们可以把文中并未指出名字的那人与自己联系起来,好像暗示他可以代表我们每个人。他问耶稣如何“承受永生”(17节)。他所要的是永恒的生命,圆满的生命。我们中谁不想得到要它呢?

 

但我们注意到,他所求的是一份有待拥有的遗产,一笔需要努力争取并获得的财富。事实上他为了获得这笔财富,从小就遵守诫命;為了达到目标,他也愿意遵守其他誡命。为此他问道:“为了获得,我该做什么?”

 

耶稣的回答令他震惊。耶稣注视着他,就喜爱他。耶稣更换了视角。从为了获得赏报的遵守誡命到自由完全的爱。那个人所谈论的是需求与供给;耶稣则为他讲述爱的故事。祂勉励从遵守法律,转向自我奉献;从“为自己而做,到“与祂同在”。耶稣提出一个“非常尖锐”生活建议:“变卖你所有的一切,施舍给穷人。来,跟随我!”耶稣也对你说:“来 跟随我!”

 

“来”指的是不要停止脚步,因为不做坏事还算不上与耶稣同在。“跟随我”意味着不只在你喜欢的时候跟随耶稣,却要每天寻求祂。

 

不要满足于遵守戒律、做一些施舍、念几句经文,却要在祂内找到那永远爱你的天主,找到你生命的意义、自我奉献的力量。耶稣又说:“变卖你所有的一切,施舍给穷人”。主耶稣并非论述穷与富,而是直指生活。祂要求你释放内心的重担,放空财富,好为祂腾出空间,祂才是唯一的财富。当你被事物压垮时,是不能真正跟随耶稣的。因为心里如果堆满了杂物,耶稣将没有落脚之地,祂将被其它事物所淹没。这就是财富为什么危险的原因。

 

耶稣说:有钱的人甚至难以得救。这不是因为天主严厉!而是我们自身有问题,因為我们拥有太多,我们欲望太大,致使我们的内心无法呼吸,丧失爱的能力。

 

因此圣保禄说:“贪爱钱财乃万恶的根源”(弟前六10)。我们看到:在以钱为中间的地方,没有天主的位置,甚至连人的位置也没有。

 

耶稣是深刻的,祂给予一切,也要求一切;祂给予全部的爱,也要求一颗完整的心。今天祂依然将自己赐给我们作为生命的食粮,而我们能回报祂一些面包屑吗?祂做了我们的仆人,甚至为我们被钉十字架。

 

我们不能仅仅以遵守某些誡命来回应祂。祂赐予了我们永生,我们不能只留给祂片刻的时间。耶稣不满足于“百分比的爱”,我们不能只爱祂20%、50%或60%。要么全部,要么不爱。

 

 

 

亲爱的兄弟姐妹们,我们的心就像一块磁铁:被祂的爱所吸引,但我们只能有一个面与祂相接,必须做出选择:要么爱天主,要么爱世界的财富(参玛六24)。为爱而生活,或为自己而活(参玛八35)。

 

让我们自问自己站在哪一边?让我们自问我们与天主相爱的故事进行到了哪一步?我们满足于某些誡命,或者我们像恋人那样跟随耶稣?

 

真心愿意为祂有所舍弃吗?耶稣在询问我们每个人,询问在旅途中行走的整个教会。我们是一个只宣讲美好诫命的教会呢,还是为她的上主投入爱河的新娘教会?我们真的跟随祂呢,还是如福音中的那个人返回世俗之路?简言之。有耶稣我们就心满意足呢,或者我们正在寻找世上的种种安全?

 

让我们祈求恩宠,懂得为爱上主而做出舍弃:舍弃财富,舍弃对职务和权力的留恋,舍弃不再适合福音宣讲的制度,舍弃那妨碍使命的重担,以及把我们与世俗捆绑的纽带。倘若没有爱的升华,我们的生活和我们的教会就会因“以自我为中心的自满”而生病(《福音的喜乐》95),寻求某些快乐时光的惬意,把自己封闭在无益的喋喋不休中,渐渐习惯基督徒生活中的死气沉沉的单调,一点点的自恋就能掩盖未了的悲伤。

 

福音中的那个人就是这样。“面带愁容地走了”(22)。他死死抱住誡命和他的家财万贯,却没有付出真心。尽管遇到了耶稣,蒙受祂充满爱的目光,却依然忧郁地离去。悲伤是未了之爱的证明。这是一颗不冷不热的心。相反地,一颗丢下财富重担的心能自由地爱上主,始终散发着喜悦,那是今天非常渴求的喜悦。

 

圣教宗保禄六世曾写道:“在他们痛苦的心中,我们同时代人需要体验到喜乐,聆听喜乐的歌声”。耶稣今天邀请我们回归喜乐的源头,那就是与祂的相逢、为跟随祂而做的勇敢抉择、为拥抱祂的路而做的割舍。

 

圣人们走过了这条道路。保禄六世做到了,他效法了自己取教宗名号的使徒的榜样。圣保禄为基督的福音抛洒生命,一次次扩展新的疆域。

 

在宣讲和对话中为主作证,预言了一个对外开放的教会:关注远方人,照顾穷苦者。保禄六世即使面对困难和不理解,依然热情地见证那彻彻底底跟随耶稣的美好和喜乐。今天,他和自己曾以智慧掌舵的梵二大公会议,再一次勉励我们活出共同的圣召:人人蒙召成圣!不能适可而止,而要成圣!

 

令我们高兴的是今天与他及其他圣人圣女一起封圣的,还有罗梅洛总主教。他走出世界的安全区,甚至不顾自己的安危,按照福音精神舍弃性命,关怀穷人和他的子民,拥有一颗被耶稣和兄弟姐妹的磁力所吸引的心。我们可以说方济各•斯帕内利,味增爵•罗马诺,玛利亚•加大肋纳•卡斯帕,纳扎里亚•伊格纳西亚•耶稣的圣德肋撒同样如此。

 

还有我们的那不勒斯青年农西奥•苏尔普里齐奥。这位年轻的圣人勇敢、谦卑,在痛苦、静默和自我牺牲中与基督相遇。

 

这几位圣人都在不同的背景下,用自己的生命诠释了今天的圣言。他们不冷淡,不计较,热情地去冒险和舍弃。弟兄姐妹,愿上主帮助我们效法他们的榜样!

 

这数位真福都是忠心耿耿地为福音效劳的男女。他们分别是保禄六世教宗、殉道的圣萨尔瓦多总主教,还有教区神父暨敬礼至圣圣体修女会会祖斯帕内利(Francesco Spinelli)、教区神父罗马诺(Vincenzo Romano)、耶稣基督贫穷婢女会会祖卡斯帕(Maria Caterina Kasper)修女,以及教会十字架传教修女会会祖马奇(俗名:Nazaria Ignacia March Mesa)修女。

 

此前,教宗方济各曾于3月6日接见圣座封圣部部长阿马托(Angelo Amato)枢机,授权该部会颁布法令,承认透过保禄六世等真福代祷而显的奇迹。

 

 

 

教宗圣保禄六世生平简述

 

教宗圣保禄六世,原名若翰.亨利.安多尼.玛利.孟迪尼(Giovanni Battista Enrico Antonio Maria Montini),1897 年 9 月 26日生于意大利北部哥些斯奥小城 (Concesso)。他家境富有;父亲是一家报纸的主编,曾任三届意大利国会议员。

 

 

 

1916年,若翰.孟迪尼进入米兰修院,修读神哲学。1920 年晋铎,又于罗马进修哲学及法律,及于米兰进修教会法典;1922年被选入读宗座外交学院。1923 年被委为教廷驻华沙公使随员。1924 年,已被委于梵蒂冈国务院服务。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他负责教廷的救济工作、寻找战犯、保护政治犯和协助欧洲流离失所的难民。

 

1954 年,他被委为米兰总教区主教。他在首两年走访了米兰总教区的千多个堂区,推进居民的灵修生活,访问穷人,关顾工人。1958 年,他被擢升为枢机。

 

 

 

教宗圣若望廿三世于 1959 年提出召开大公会议后,孟迪尼枢机被委任为大公会议中央筹备委员会成员。在 1963 年 6 月3 日教宗圣若望廿三世去世后,他于 6 月 21 日膺选为圣伯多禄的262 任继承人,取名保禄。他随即宣布继续召开梵二大公会议,并矢志促进世界和平及社会正义,并关切落后国家的人民生活,呼吁各国人民和解、互相尊重和团结,在进步中不以角逐者相待。

 

事实上,保禄六世任教宗十五年间,艰辛地完成了梵二大公会议,颁布了四大宪章、九个法令和三篇宣言。他并孜孜不倦地以智慧和耐心,贯彻礼仪及教会事务的更新。

 

 

 

1963 年 11 月 13 日,在梵二大公会议第二期会议期间,他毅然放弃了他的“三重冠”,把它放在祭台上,用意变卖,捐助穷人。

 

他可说是第一位走遍五大洲的教宗;他于 1964 年往圣地朝圣,1月5日在耶路撒冷与君士坦丁堡宗主教亚戴伯 Athenagoras I 拥抱,并一起祈祷;又于 1965 年12月7日互撤 1054 年的绝罚令,历史性地开展了天主教会与正教会的合一交谈。

 

他在 1965 年设定了世界主教代表会议,定期开会,作圣座的参议。

 

1966 年,他吁请所有教区主教年届 75 岁提出请辞。1965 年,他到联合国全体会员大会发表演说,正值美国在越南的战争升级,他大声疾呼:“不要战争”。他在 1967 年发表《民族发展》通谕,指出国与国之间休戚相关,各民族得到合理发展,缩减贫富悬殊,才是和平之路。

 

 

 

他在 1968 年颁布《人类生命》通谕,阐释婚姻目的,做负责任的父母,及要对生育开放、维护生命等。此通谕当时给教会带来极大讨论。同年,他访问南美洲哥伦比亚,出席拉丁美洲主教会议,讨论社会公义,提出教会应“以穷人为优先”(opt for the poor),把人民从制度化的贫穷中解放出来。

 

1967 年,保禄六世正式落实梵二《教会宪章》,恢复终身执事圣职,使已婚男教友可以被祝圣,为天主子民服务。

 

1968 年,他重组罗马教廷架构,选拔更多非意大利籍成员,以扩大普世教会在教廷内的代表性。

 

1969 年 4 月,他批准按梵二《礼仪宪章》所更新的“罗马弥撒经书”,并于当年将临期实施,且准以本地语举行,使“信友更能有意识地、主动地、实惠地参与礼仪”。及后,他一方面时常驳斥那些私自进一步改动弥撒礼仪的人,另一方面也驳斥极端拒绝梵二礼仪改革的人。

 

 

 

1970 年,他规定年满 80 岁的枢机,不再参加选举教宗的枢密会议。

 

1975年12月8日,他发表了他最后一份宗座劝谕《在新世界中传福音》,指出传福音是教会存在的目的,是每位基督徒的本份;他祝愿教会在梵二会议闭幕十周年的时机,能重新出发,向新世界传福音。他于 1978 年 8 月 6 日主显圣容的日子安息主怀。2014 年 10 月 19 日,可敬的教宗保禄六世由教宗方济各宣布为真福,列入真福者的名册。2018年10月14日,教宗保禄六世由教宗方济各册封为圣人。

相关热词搜索:六世 教宗 弥撒

上一篇:教宗:要当心“彬彬有礼的魔鬼”,牠们带来世俗精神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