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给你们牧者》劝谕
2015-04-17 23:13:32   来源:梵蒂冈电台    评论:0 点击:

《我要给你们牧者》劝谕第一章 选自人间Patores dabo vobis 一九九二年三月廿五日  教宗若望保禄二世 「我要给你们牧者」劝谕 世界主教代表会议后 教宗致主教,圣职人员和信徒 谈有关司铎在今日处境中

《我要给你们牧者》劝谕

 

 

第一章 选自人间

 

 

Patores dabo vobis 一九九二年三月廿五日 

 

 

 

      教宗若望保禄二世 「我要给你们牧者」劝谕 世界主教代表会议后 教宗致主教,圣职人员和信徒 谈有关司铎在今日处境中的培育 引言 1「我要给你们一些随我心意的牧者」(耶三,15)

从耶肋米亚先知口中,我们知道天主许给祂的子民,永远不会离弃他们;并且许诺赐给他们集合共领导他们的牧者:「我要兴起牧者来牧放牠们(我的羊群),使牠们无恐无惧,再也不会失掉一个」(耶二三,4)。

天主子民-教会,不断地体验到此一预言的真实性,而又不停地、欢天喜地感谢天主。她知道耶稣基督自己就是天主诺言的、生活的至高而确切的实现:「我是善牧」(若一○,11),祂「作群伟大司牧的」(希一三,20),将牧放天主羊群的职务托给宗徒们和他们的继任人(参阅若二一,15及以下;伯前五,2)。

没有司铎,教会就不能度基本的服从生活,这是她于历史中存在与使命的核心,此服从是答覆基督「去使万民成为门徒」(玛二八,19)和「你们应行此礼,为纪念我」(路二二,19;参阅格前一一,24)的两项命令,也就是服从宣传福音和每天为世界的生命而重新献身流血作祭献的命令。

藉信德我们知道:主的许诺是不会落空的。此一许诺本身就是教会庆幸现今在世界某些地方司铎圣召增加与成长的潜在理由和力量。它也是刷新信德的基础和动力,而且也是世界其他的地方感觉面临司铎严重缺乏的殷切希望。每人都被召分沾信任天主许诺的彻底圆满完成,因此主教会议的教长们作以下清楚坚决的表示:「主教会议彻底信任基督的诺言:『看哪!我同你们天天在一起,直到今世的终结』(玛二八,20),并且意识到圣神在教会内不停地工作,因而确信在教会内永远不会完全没有圣职人员……虽然在某些地区圣职人员的数目确实短缺,但激发圣召的天父的行动,仍然继续不停地在教会内工作」。(1)

当世界主教会议结束的时候,面对司铎圣召的危机,我曾说过:「教会所能给与的首要答覆是,完全在于我们对圣神的信赖,我们深切相信,如果我们忠于所接受的恩宠,这种拋开一切的全心信赖,绝对不会落空」。(2)

2忠于接受的恩宠!天主的恩宠并不消除人的自由;反而加强、发展、并且尊重自由。

因此,对天主无条件的、忠于其许诺的完全信赖,伴随着教会内严格与召叫的天主行动密切合作的责任,而且对天主所撒的善种,提供制造与维护的条件,使种子能生根,并结出丰硕的果实。因此教会永远不该停止求庄稼的主人派遣收割庄稼的工人(玛九,38)。她应该向新的一代清楚地、而且勇敢地宣导神圣的召唤,助人辨识由天主而来的召唤的真实性,及勇敢地回应,并给未来的司铎候选人特别的照顾和培养。

未来司铎的培育,无论是教区的或修会的,和对他们于职务上个人圣化的终生不倦的照顾,以及不断地刷新他们对牧灵的投入,这一切都被教会视为一项为人类未来的福传是最严格的要求和最重要的工作。

教会的培育工作是基督在世时亲自工作的延续,玛谷圣史曾用下面的话来说明:「随后耶稣上了山,把自己想要的人召来,他们便来到祂面前,祂就选定了十二人,为同祂常在一起,并为派遣他们去宣讲,且拥有驱魔的权柄」(谷三,13-15)。

也可以说,藉培育未来的司铎或已身为司铎者,教会在她整个历史过程中,继续以各种不同方式或幅度、度此节福音所描述的生活。然而,今天因为教会深受社会与现代文化快速发展的催迫,由于福传与作证场合的多元与多样,因为普世某些教区司铎圣召的显然增加,因为亟需司铎培育的方法与内容的刷新,因为主教与其团体对圣职人员长久的短缺的关心,并且由于「福音新传」司铎们首先应成为「新传福音者」的迫切需要,她被召以更新的决志,重度基督老师与宗徒们一同所作的一切。

的确,世界主教会议常会,就是在这种文化和历史背景中举行的。其目的是在梵二大公会议二十五年后的今天,实现大公会议有关司铎培育的教导,使之更能跟上时代并与现实环境精确配合,因而致力于「在今日情况下司铎的培育」。(3)

3按照梵二有关司铎职务与培育的文宪(4),并且有意将此丰富和权威性的教导适用于各种不同情况,教会在各种不同的机会上,曾经讨论过有关司铎的生活,职务和培育等问题。

她在主教会议时,更隆重地完成此举。一九六七年十月,第一届世界主教会议常会时,以更新修院为题,曾从事了五次全体会议。此项工作给天主教教育部,以「司铎培育基本规范」(5)为题文献的撰写,作了决定性的推动。

一九七一年召开的第二届常会中,在司铎职务问题上利用了一半的时间。冗长会议讨论的结果,浓缩并编成一些「建议」,呈给我们的前任教宗保禄六世,并在一九七四年主教会议开幕时宣读,主要是有关公务司祭职的教导和几点有关司铎灵修与职务的问题。

在许多其他机会上,教会的训导也曾经表示了对司铎的生活与职务的关怀。可以说,自从大公会议之后,教会训导所讨论的问题,明确地或含蓄地,无不与司铎们在团体中的地位和角色、教会生活与世界对他们的需要有所关联。

近几年来有人声称,从某些相对的新观点,并适用于今天教会与文化的情况,有重新回到司铎问题的必要。注意力从司铎身分问题转移到司铎的培育过程和司铎生活的品质。新一代被召选尽公务司祭职的人,与他们紧接的前一代司铎们所扮演的角色和性质完全不同。再者,他们生活的世界,从许多方面来说,它是新的而正在快速和不停地演进之中。这一切都不能视若无睹,特别是在设计与实施培育那些迈向公务司祭职不同阶段人们时。

此外,那些经过一段相当长的忙碌传教生涯,在牧灵活动与日俱增的今天,似乎过分地失去活动力。同样,面对现代文化与社会问题,他们被迫重新检讨他们的生活方式与牧灵优先,而且他们越来越觉得有继续进修的需要。

一九九○年主教会议的关切和讨论,集中在铎职圣召的增加和铎职候选人的培育,企望协助他们认知并跟随耶稣,准备接受铎职并愿度圣秩圣事生活,因而使他们享有基督,教会的头、牧者、仆人和净配的容貌。同时,主教会议也在寻求进修的方式,供给司铎们灵修与牧灵的实际和有效的支援工具。

同样主教会议也在寻求,在上次会议中提出的有关平信徒在教会与世界上圣召和使命问题的答案。平信徒自己要求:司铎们要致力于自己的培育,为使平信徒们能适当地得到协助他们圆满地扮演,并共同分担教会使命的角色。实在说来,「平信徒的使徒工作越发达,越感到需要有受过好的培养的有圣德的司铎。因此天主子民的生活本身,就已显出梵二大公会议,有关普通司祭职与公务司祭职或圣统司祭职之间关系的教导。因为在教会的奥迹中,圣统本身有公务特性(参阅:万民之光,10)。平信徒对自己圣召的意识越深,司铎的地位也就越稳固」。(6)

4在主教会议典型的教会经验层面上,(就是说:「在普世主教共融基础上独特的经验,加深普世教会意识,和主教们对普世教会及其使命负责的意识,在与伯铎有感情的与实际的共融」)(7),听到了各种特殊教会的声音-而且在此次会议中,初次听到了东方教会的声音-并且加以留心。教会曾宣布她对天主满全许诺的信仰:「我要给你们一些随我心意的牧者」(耶三,15)。他们也重申注重圣召和培育司铎的牧灵决心,警觉到教会的前途、发达和普遍的救恩,都系于此。

在主教会议后的宗座劝谕中,我从筹备主教会议时所作的反省、努力和策划,并且也从主教会议教长们的工作中重拾教会丰厚的遗产。站在罗马主教与伯铎继承人的身分,我也加上我的呼声,与他们一起向每位信友,特别向每位司铎和那些从事重要而严格的培育工作者们发出我的呼吁。的确,在此劝谕中我愿同每位司铎,无论是教区的或修会的,都同你们相会。

引证「世界主教会议致天主子民的最后文告」的话,我把主教会议教长们的话和所表达的情感当作我自己的:「司铎弟兄们,我们愿向你们表示感激,你们在使徒工作上是我们最重要的助手。你们的铎职攸关匪浅,无可取代。你们肩负起天天为信友服务的主要重担。你们是圣体圣事的圣职人,你们也是和好圣事中天主仁慈的圣职人。在人们生活困难的时刻、带给他们安慰和指导的也是你们。」

「我们珍惜你们的工作,并且再次感谢你们,鼓励你们在自愿所选的途程上,欢天喜地地继续下去。当我们作天主的工作时,无人应该灰心;召叫我们,派遣我们并与我们同在的同一天主,在我们一生之中日日相偕,我们是基督的使者」。(8)

 

附注 (1)主教会议提案二。

(2)闭会讲话(一九九○年十月二十七日,罗马观察报, 一九九○年十月二十八日第五版)。

(3)主教会议提案一。

(4)参阅教会宪章「万民之光」,28号;

司铎职务与牛活法令「司铎圣秩」;

司铎之培养法令:(Optatam totius);

(5)司铎培育基本方案(一九七○年元月六日):宗座公报62(一九七○),三二一-三八四。

(6)闭会讲话(一九九○年十月二十七日),仝上。

(7)仝上。

(8)世界主教会议教长致天主子民的文告:III:罗马观察报,一九九○年十月二十九至三十日。

 

第一章 选自人间 -第二千年尾面对司铎培育的挑战- 时代的司铎 5「每一位大司祭都是从民间所选的,受委派替人执行有关天主的事务」(希五,1)。

希伯来人书清楚地肯定了作「天主职员的人性面」:他来自人间团体,为他们服务,并效法「一位在各方面与我们相似,受过试探,只是没有罪过」(希四,15)的耶稣基督。

天主常从特定人群与教会境遇中召选司铎,他们无可避免地受该境遇的影响;而又被委派回到那种境遇中,为基督福音服务。

因此主教会议渴望将司铎问题「落实」在今日社会与教会准备第三个一千年的境遇中。这将在本题发展到第二部分时指出:「在现实情况下的司铎培育」。

当然「在本质上司铎永恒不变:明日司铎,不多不少,就像今日一样,应像似基督。当耶稣在世时,于自身显出司铎的确定角色,是藉公务司祭职的建立,而宗徒们是第一批受其委任的。铎职命定在历史中永垂不朽。谨循此意,第三个一千年的司铎,就像前两千年一样,将继续从事使教会生活活跃的工作。第三个一千年的司铎圣召,也将是被召度基督独特而永恒的铎职生涯」(1)。同样确定的是,司铎的生活与职务也该「适应生活的每一时代和环境……因此我们在这方面应尽量设法,向自上而来的圣神的光照开放,为能发掘当代社会倾向,辨识最深灵性需求,决定采用最重要的具体方针和牧灵方案,这样才能充分地回应人性的期盼」(2)。

肩负将铎职的永恒真理与今日需求特性结合为一的重任,主教会议教长们寻求一些以下重要问题的答案:在社会文化与教会境遇中,能影响男童,青少年和青年人,一生中被召将铎职生活方案带入成熟的正负因素是什么?我们这一时代设下了何种阻碍?而且为善尽铎职,从圣事中接受相称的恩宠和不断伴随着的灵性生活,究竟能提供何种新的可能?

如今提出几项主教会议教长们所分析的情况,我深深地意识到,不同国家社会文化和教会情况相差甚远,必然地限制,我们只能讨论最显明与较普遍的现象,特别是那些与教育问题和司铎培育有关之事。

今日福音:希望与阻碍 6有一些因素看来似乎在使今日人类更深一层地意识到人格尊严,更向宗教价值,福音和铎职开放。

即使矛盾重重,社会逐渐地证实:人类对正义与和平的强烈渴望,对受造物应有的关怀和对大自然的尊重更加热络,更开放地寻求真理,以更大的努力维护人类尊严,在世界许多地区,国际间的团结决心,和在自由与正义上的新秩序更趋成长。与科技所提供的不断的发展潜能,和资讯交换与文化交流并驾齐驱的是:重新鼓吹道德伦理,即意义的寻求,也就是寻求一个勾划出进步的可能和限度的价值客观标准。

在宗教气氛和基督信仰特别的领域,意识型态的成见,以及灵性的和宗教价值信息的激烈抗拒正在崩溃;而一种新的,出人预料的福音传播的可能性,在世界许多角落兴起,教会的生活也在复苏。这一切都在喜爱圣经上;在许多年轻教会的活跃和渐趋茁壮上;在维护与提升人类生命和人格价值更大角色的扮演上;并在欧洲中部与东部教会殉道者们的光辉见证上;以及其他仍被逼为信仰受迫害及磨难的教会的忠贞与勇敢上显示出来。(3)

今天,人们对天主并主动与祂有意义交往的渴望非常强烈,甚至在缺乏基督福音正常圆满传播的地方,兴起了没有天主的宗教狂热,许多派别也开始蔓延。为教会众子女们,特别是司铎们,这些现象的增加,即使在传统基督信仰环境中,不但是我们检讨福音见证的可信性的动机,也应该是

相关热词搜索:牧者 我要

上一篇:《我要给你们牧者》劝谕(2)
下一篇:教宗推文2015年6月25日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