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给你们牧者》劝谕(5)
2015-04-17 23:01:16   来源:梵蒂冈电台    评论:0 点击:

《我要给你们牧者》劝谕(5)第六章司铎的进修-我提醒你把天主所赋予你的恩赐,再炽燃起来进修的神学理由-70「我提醒你把天主所赋予你的恩赐,再炽燃起来」(弟后一,6)圣保禄对弟茂德所说的话能恰当的用于司铎的

《我要给你们牧者》劝谕(5)

 

 

第六章  司铎的进修  
   -我提醒你把天主所赋予你的恩赐,再炽燃起来  
进修的神学理由-  
    70「我提醒你把天主所赋予你的恩赐,再炽燃起来」(弟后一,6)  

    圣保禄对弟茂德所说的话能恰当的用于司铎的进修上,这是所有司铎因着他们在晋铎时所领受的「天主的恩赐」,而蒙受的召叫。此节圣经帮助我们了解司铎长期培育的真正意义,即是其绝对的独特性。从圣保禄写给弟茂德的另一封信中,我们也获得一些帮助:「不要疏忽你心内的神恩,即从前因预言,藉长老团的覆手赐予你的神恩。你要专心做这些事,全神贯注在这些事上,为使众人看出你的进步。注意你自己和你的训言,在这些事上要坚持不变,因为你这样做,才能救你自己,又能救你的听众。」(弟前四,14-16)  

    保禄要求弟茂德重新燃起他已领受的恩赐,如同一个人心中仍有火的余烬,总未失落或忘掉那「永恒的新鲜」,这是天主的一切恩赐的特征,祂使万物更新(参阅默廿一,5),因而在生活中表达这恩赐的永存的新鲜及原始的美丽。  

    然而,这「再炽燃」不仅是托付给弟茂德个人的一项责任,不仅是他努力运用自己的心力与意志的结果,也是天主的恩赐所具有的恩宠的动力效果。换言之,天主亲自重燃祂自己的恩赐,如此而能表达出恩宠的非凡富饶,以及包含在其中的责任。  

    藉着圣事所倾注的圣化及派遣的圣神,使司铎像似教会的头及牧人的耶稣基督,并被派遣执行牧灵使命。因此,在他的内在存在中,司铎永远并不可磨灭的烙印着基督以及教会圣职人的记号。他以一种永恒及不可取代的生活方式分享基督的生命,并且受托担负牧灵职务,因为它深植于他的存在中,并影响他全部的生活,牧职是永恒的。圣秩圣事赋予司铎圣事的恩宠,此恩宠不仅给予他耶稣的救恩「权力」及「职务」,也给他分享耶稣牧灵的「爱」。同时,此圣事保证司铎无论何时,为完善执行他所领受的职务所需要的恩宠时,他可以期望获得所需要的一切恩宠。  

    故此,我们看到司铎进修的基础及原本的动机,是包含在圣秩圣事的动力中。要求司铎进修当然也有纯人性的原因。这种培育是出自他个人继续成长的需求。每一种生活都是不断走向成熟的途径,只有藉着不断的培育,才能达到成熟。从一般性的工作并与其他直接服务他人的职业来看,司铎的职务也要求他再进修。没有任何职业或工作不需要不断的赶上时代,假如要使它保持适时及有效性。与历史的脚步并驾齐驱,是另一个要求司铎进修的人性原因。  

    但是,由前述的神学动机来看这些以及其它的动机,便更清楚了,并且需要进一步的反省。  

    圣秩圣事的本质是一种「标记」(这是所有圣事的共同点),它可被视为,并且真正是天主之言,是召叫并派遣人的天主圣言,是司铎圣召与使命最有力的表达。天主藉着圣秩圣事召叫请求晋铎者「前来」在教会前领受铎品。在教会圣事性的庆祝中,耶稣的「来!跟随我!」得以完全而又确定的向人宣报。在主教的祈祷及覆手中,耶稣的召唤藉教会的声音得以表达及通传。于是司铎以信德答覆耶稣的召叫,「我来了,来跟随。」从此时起,一种答覆亦是基本选择就此开始、即是在他一生的司铎生活中,应再次表达并以不断的答覆再予肯定,这一切答覆都植根并发自圣秩圣事中的积极答覆。  

    以这种意义说,我们可以谈论一种在铎品之内的圣召,即是天主在司铎的生活,以及教会和社会的生活的历史发展中,继续不断的召叫,派遣及显示祂的救援计划。进修的意义便出自于这种观点。为分辨及跟随天主不断的召叫或天主的旨意,长期的培育是需要的。故此,甚至在复活的主将羊群托付给使徒伯铎之后,他仍被召跟随耶稣,「耶稣对他说:『你喂养我的羊群』。『我实实在在告诉你:你年少时,自己束上腰,任意往来:但到了老年,你要伸出手来,别人要给你束上腰,带你往你不愿意去的地方去。』耶稣说这话,是指他将以怎样的死去光荣天主。说完这话,又对他说:『跟随我罢!』」(若廿一,17-19)。因此,「跟随我」这个召叫陪伴伯铎的一生和使命,「跟随我」要求至死不渝的对主忠实(参若廿二),「跟随我」表示「跟随基督」到完全拋弃自己,舍身致命(1)。  

    主教会议的教长们,说明司铎进修必要的理由,同时揭示进修的真正本质是「忠于」司铎的职务,以及「继续悔改的过程」(2)。圣秩圣事中的圣神给司铎力量,忠信到底,并在这条无止境的悔改路上,陪伴他,鼓励他。圣神的恩赐并不夺取司铎的自由。它要求司铎运用他的自由,好能负责任的合作,并接受长久的培育,视之为托付予他的任务。故此,长久性的培育是司铎忠于其职务,忠于其存在的一种要求,是对耶稣基督的爱,及对自己的忠实。但是也是对天主子民的一种爱的行动,司铎是为服务他们而设立的。的确,司铎应向天主子民表达真实及恰当的正义行为,他们的基本「权利」是接受天主的话,圣事及爱德的服务,这是司铎牧灵职务原本及不可取代的内容。为确保司铎能适当答覆天主子民的这项权利,进修是有必要的。  

    司铎进修的重心及形式是牧灵的爱德:将牧灵的爱德注入人心的圣神,使司铎更深一层的了解基督之爱的奥秘是如何的丰富(参弗三,14),因而对基督的铎职的奥秘有所认识。牧灵的爱德催迫司铎进一步去了解他所服务的人的希望、需要、困难及情感,在他们的家庭、社会、历及特殊环境中,来看每一个单独的个人。  

    这一切构成司铎进修的主要内容,他们了解进修是出自内心自由的决定,将牧灵的爱德及圣神的动力活出来,而圣神是这动力的第一来源及恒久的滋养者。在这种意义下,进修是天主的恩赐及所领受的圣事性职务的一种内在的要求,在各种年龄层里都有其必要性。今天尤其迫切需要,不仅是因为司铎所服务的个人及民族在社会及文化方面快速的改变,也是因为在第二个千年末,构成教会基本而迫切任务的「新福传」的关系。  

进修的不同幅度  
    71无论教区或修会司铎的进修,对他们在修院或修会会院已开始并发展的人格成长,是绝对需要继续下去的,修院或修会会院的训练课程的目标在于晋铎。  

    意识并重视晋铎前的培育与晋铎后的培育,二者之间的内在关连,是尤其重要的。假如二者之间无连续性,或更坏的是,此两种培育完全相异,则在牧灵工作及司铎之间兄弟般的共融,尤其在不同年龄层之间的共融,将产生严重及立即的影响。进修并非只是以新而实际的方式,将过去在修院已学过的课程予以温习或增添。进修包括新的内容,尤其是新的方法;进修发展为一种和谐及有生气的过程,它植根于在修院所接受的培育,它要求司铎革新,迎上时代及调适,但是却不要中断上述两者间的连续性。  

    在另一方面,有关进修的长期准备,应在大修院中就开始,鼓励未来的司铎期盼进修的机会,看到进修的需要,进修的益处,进修时应有的精神,实行进修的适当条件应得到保证。  

    由于进修是修院培育的延续,其目的不能只是以学习一点新的牧灵技术便能获得的「专业」知识。进修的目的必须是促成一般的及整体的不断的成长,加深每一个培育的层面-人性、精神、知识及牧灵的-确保它们积极而和谐的整合,是以牧灵的爱德及与此相关的种种为基础。  

    72在司铎人性的培育方面,首先要求的便是完全的发展。藉着他每日与人的接触,分享他们的日常生活,司铎需要发展并培养他对人的敏感度,为能更明确了解他们的需要,答覆他们的要求,觉察他们未提出的问题,分享属于生命中一部份的希望及期待,喜悦及负担:故此,他能走近所有的人,并与他们交谈。尤其,藉着认识与分享,藉着以不同形式表达出来的人的受苦经验,从贫穷到疾病,从被拒绝到被忽略,孤单,物质或精神上的贫穷,司铎能培养自己的个性,使之成为更真诚,并明显表达他对近人不断增加的爱。  

    在使他在人性成熟的培育工作上,司铎由耶稣的恩宠中接受特殊的协助。善牧的慈爱不仅显示在祂救人类的恩赐上,也表现在祂分享我们的生命的意愿上;因此,降生成人的天主圣言(参阅若一,14)渴望亲尝人的喜悦与痛苦,体验人的焦虑,分享人的感觉,安慰人的悲痛。以一个真实的人,住在人中间,耶稣基督以最完全,最真实的方式表达了祂成为人是什么意思。我们看见祂在加纳一位朋友家参加婚宴,被跟随祂的饥饿群众所感动,治好生病的孩子,或甚至复活已死的青年,并将他们交还给他们的父母,为拉匝禄之死而哭泣等等。  

    对于一位在人性的感性上不断成长的司铎,天主子民应该能说在他身上,有相似于希伯来人书中所描述的,耶稣的某些特点:「因为我们所有的,不是一位不能同情我们弱点的大司祭,而是一位在各方面与我们相似,受过试探的,只是没有罪过」(希四,15)。  

    司铎在精神方面的培育,是新福音生活的要求,他已被从圣秩圣事中涌出的圣神,以特殊方式所召,来度这种生活。藉着祝圣司铎并使他相似元首及牧者的基督,圣神在司铎的生命中建立一种关系,要求司铎更广阔、更积极的分享耶稣基督的感觉和态度,并以个人的,自由的及有意识的方式将之吸收并生活出来。主耶稣与司铎之间的关系,是一种本体上的及心理上的关系,一种圣事性的及道德性的关系,是「按照圣神生活」及「福音的彻底」的基础及力量,今天每位司铎因它而被召,并且藉着在精神方面的进修而加以培养,使它成长。这证明了在司铎真诚的服务及灵修的成效上,这种培育也是必要。圣嘉禄波罗美在一次演讲中曾问司铎们:「你们照顾了人灵吗?」他继续说:「不要忽略你们自己。不要把你们自己给了别人,以致于你自己一无所有。你们确实应该记住,你们是灵魂的牧者,但是不要忘记你自己。我的兄弟们,不要忘记,对所有教士而言,没有比默想更重要的了,它先于我们的行动,陪伴我们的行动,并跟随我们的行动,先知说,我要歌唱,我要默想(参咏一○○,1)。我的兄弟,假如你行圣事,默想你所做的。假如你举行弥撒圣祭,默想你所奉献的。假如你们一起颂念圣咏,默想一下你们对谁在说话,并说些仵么,假如你在指引人灵,默想一下以谁的血使他们洁净。怀着爱德来做这一切(格前十六,14)。如此,我们能克服每日无以数计的困难。在任何事件上,这便是托付给我们的使命对我们的要求。假如我们如此去做,我们将找到力量,使基督诞生在我们自己以及别人身上」(3)。  

    司铎的祈祷生活尤其需要继续的「再培育」。经验告诉我们,我们的祈祷不能只依靠过去所获得的知识。我们不仅每天要革新,对祈祷时辰,尤其是对日课及个人选择的祈祷的外在方面的忠信,而且要不断努力获得与耶稣个人相遇的经验,与天父推心置腹的交谈,以及对圣神的深刻体验。  

    保禄使徒谈到所有基督徒时说的话,尤其能运用于司铎身上,他说:「要成为成年人,达到基督年龄的程度」(弗四,13),司铎被召修纯全的爱德,以达到圣德,因为他们从事的牧灵职务,其本身要求他们成为一切信众的活的楷模。  

    同样,在司铎的整个生命中,知识层面的培育是需要继续推动的,尤其要认真的研读现代文化,并熟知其内容。由于分享耶稣先知性的使命,又为教会的奥秘,真理的导师的一部份,司铎被召向别人启示,在耶稣基督身上所反映出的天主的真正面容,以及人的真正面貌(4)。这也要求司铎自己寻找天主的面容,并以敬爱之情默观它(参阅咏廿六,7;四十一,2)。唯有如此,他才能使别人认识天主。假如司铎要忠实的执行圣言职务,明确毫不含糊的宣讲圣言,将它与那无论如何知名及传播极广的人的见解区分,则持续的神学研读,尤其有必要。如此,他将能善尽服务天主子民之职,帮助他们向别人说出他们所怀的基督徒的希望(参阅伯前三,15)。再者,司铎「全心而勤奋的投身于神学研究,是以一种确实而个人的方法,吸取教会真正的财富。因此,当他答覆有关天主教教义的难题时,能忠实的善尽职责,并克服他自己及别人对教会训导及神圣传承所持的异议及消极的态度」(5)。  

    使徒伯铎的话为司铎在牧灵方面的进修作了很好的说明:「各人应依照自己所领受的神恩,彼此服事,善做各种恩宠的管理员」(伯前四,10)。假如司铎每日按照他所接受的恩宠来生活,他必定更开放的接受那在圣秩圣事中,基督的神所赐予他的耶稣基督的牧灵爱德。一如主所有的行为,都是牧灵爱德的结果与标记,因此,司铎职的行动亦应如此。牧灵爱德是一种恩赐,但是,同样亦是我们必须忠实于它的一个任务,一种恩宠及一项责任。所以,我们必须迎接它,将其动力以最大的极限表现于生活中。如前述,这种牧灵爱德使司铎并激励他,对他所照顾的人群的实际情况,有更深一层的认识,在他所处的历史环境中分辨圣神的召叫,找寻最适合的方法及最有用的形式,来执行他今日的职务。如此,牧灵爱德鼓励并支持司铎,在牧灵活动上的人性方面的努力。但是这需要某种长期的牧灵培育。  

    通往成熟的途径,不仅要求司铎加深他培育的不同层面,而且更要求他能将这些层面以更和谐的方法联合在一起,渐渐达到它们内在的合一。牧灵爱德能使之成为可能。的确,牧灵爱德不仅能协调及联合这些不同面,而且能使它们别显示出司铎培育的一面,那就是司铎是耶稣善牧清晰而活生生的肖像,是祂的圣职人。  

    进修帮助司铎克服使他的服务,变为以行动为其目的的行动主义的诱惑,克服将服务,甚至精神或神圣的服务变为一具人格的服务的诱惑,或克服以商业化的方式执行会职务的诱惑。唯有进修使司铎为了教会及人类的益处,以警醒的爱,在心中保存那「奥秘」。  

进修的深刻意义  
    73进修的不同及补充的层面,帮助我们了解它深刻的意义。进修帮助司铎在耶稣善牧的精神及作风成为司铎并有所作为。  

    真理需要实行。圣雅各告诉我们:「你们应按这圣言来实行,不要只听,自己欺骗自己」(雅一,22)。司铎被召「活出真理」,即是在教会内并为了教会,「以爱」(参弗四,15)活出他们的身分和圣职。他们被召要更意识到天主的恩赐,并不断的将这恩赐活出来。这是保禄对弟茂德的邀请:「依赖那住在我们内的圣神,保管你所受的美好寄托」(弟后一,14)。  

    在我们多次提及的教会学的上下文里,我们能看到司铎进修的深厚意义与司铎在教会-奥迹、共融和使命-中的临在及活动,二者之间的关系。  

    在「奥秘」的教会内,司铎被召以其进修,在信仰中保护并发展他对自己存在的全部及令人惊叹的真理的觉醒;他是基督的圣职人,是天主奥秘的管理人(参阅格前四,1)。保禄明确的请求基督徒如此看待他。甚至在这之前,他自己已意识到,他由主那里所接受的崇高的恩赐。假如每位司铎希望真实面对自己的存在,他就应该如此。然而,唯有在信仰中,以基督的眼光看事务,这才可能。  

    在这种意义之下,我们可以说,司铎进修的目的是使他成为一位「信者」,即是他愈来愈了解他究竟是谁,以基督的眼光看事。司铎必须以感恩及喜悦的爱来保护这真理。当他执行司铎的职务时,他必须更新他的信仰;每当他以天主工具及方式自居,将天主的恩宠通传于人时,他应该感到他自己是基督的圣职人,是天主对人类的爱的圣事。他必须在其他司铎身上,明认此同样的真理,因为这是他尊敬及爱护其他司铎的基础。  

    74在「共融」的教会内,进修帮助司铎加深他们的觉醒,即是,他们职务的最终目的是将天主的家庭,聚集如被爱所启发兄弟手足,并且在圣神内,藉着基督,将他们引向天父(6)。  

    司铎应逐渐意识到他与天主子民深度共融:他不仅居于教会的「前线」,而且更重要的是「他在」教会内。他是弟兄中的弟兄。由于洗礼使司铎持有在唯一降生圣子内,具有天主子女的尊严及自由,他是基督唯一身体的一份子(参阅弗四,16)。他对此共融的意识,导致他的觉醒并加深在同一救恩使命上的共同负责,对于圣神为建立教会而赐予信友的神恩及工作,给予立刻而由衷的评估。最重要的是,在从事其本质是为天主子民的益处的牧灵职务时,司铎必须生活出与全体天主子民的深度共融,并且为之作见证。诚如教宗保禄六世所说:「在我们愿意成为全体天主子民的牧人、父亲及老师的同时,我们必须成为他们的兄弟。这种交谈气氛便是友谊。的确,这便是服务」(7)。  

    犹有进者,司铎被召加深他是属于个别教会的一份子的意识。藉着法律的、精神的及牧灵的关系,他加入了个别教会。这种意识要以他对自己的教会特殊的爱为先决条件,并且能使这种爱不断的增长。这是牧灵爱德真正鲜活而永久的目标,此目标应伴随司铎的生命,并引导他分享这同一的个别教会在它富足时,软弱时,困难中,希望中的历史或生活经验,并为了此教会的成长而工作。因而他感到,藉着这个个别的教会,以及积极参与建立此教会,以个人和与其他司铎共同执行前辈司铎已开创的牧灵工作,使他的生命更形丰富。对自己的个别教会的牧灵爱德,及未来的服务的一项必要要求,便是司铎应该在铎职方面找寻接替的人。  

    司铎必须逐渐意识许多个别教会之间的共融,这些教会使基督至一的普世教会临在于不同的地方,而此共融植根于这些教会的本体中。个别教会的共融意识,将培养彼此间「恩赐的交换」,由生活的及个人的恩赐开始交换,例如司铎本人。对提供圣职人员的公平分配上,该有随时应命及慷慨的投身(8)。在别个的教会中,我们应该牢记于心的是那些个别教会,「它们被剥夺了自由,不能有自己的圣召」,以及那些「最近刚从迫害中走出的教会,和多年来因伟大的手足之情,曾接受援助并仍然接受援助的贫穷教会」(9)。  

    在教会的共融里,司铎特别被召在他自己的司祭团中,与主教联合一起,不断的成长,这要靠他的进修。在完满的真理之中,司祭团是一项奥迹,事实上,它是超性的实体,因为它植根于圣秩圣事中。圣秩是它的来源及原始,是它诞生及成长的「地方」。的确「所有司铎由于圣秩圣事,与基督唯一的司祭有着个人的及不可断的关系。圣秩圣事是赋给他们每一个人,可是加入了与主教合一的司祭团内。」(司铎职任与生活法令7及8;教会28)。  

    这种圣事的本源反映在司铎的职务中,并在司铎的职务中延续下去,即是:从奥迹到职务。「司铎与主教的合一,以及司铎彼此之间的合一,并非加在他们服务本质之外的东西,而是表达基督这位司祭,对因至圣圣三而聚集集合的子民的照顾的本质」(10)。司铎之间的合一,以牧灵爱德而生活出时,能使司铎为那祈求天父「使众人合而为一」的耶稣基督作证(若十七,21)。  

    如此,司祭团看来好似一个真正的家庭,他们的关系并非来自血肉,而来自圣秩圣事的恩宠。此恩宠接纳并提升存在于司铎之间的,人性的和心理上的亲和的维系,友谊,及精神上维系。天主的恩宠,在司铎彼此在精神与物质方面的相互协助上,日益增多,并表达出来。司铎之间的兄弟之谊不排斥任何人,然而应该有其优先性,即福音的优先,为最需要帮助及鼓励者保留优先性。此兄弟之谊表现在「对青年司铎的特殊照顾上,保持与中年及老年司铎慈爱而具兄弟之情的交谈,与那些无论因何故而面临困难的司铎交谈:至于对那些已放弃这种生活方式,或此时未渡这种生活的司铎,这种兄弟之谊并没有将他们排除在外,反而更要以兄弟之关怀伴随他们。」(11)。  

    生活并工作在一个个别教会中的修会圣职人,在不同的名义下,也属于同一的司祭团。他们的临在为所有的司铎是丰富的泉源。他们所渡的不同的神恩,一方面向所有的司铎挑战,要求他们日益了解司铎之职本身的意义,同时也有助于鼓励并促成司铎的进修。在教区的范围里,对每一个修会的特色,及每一种神修传统,有真实的评估及正确的尊敬,修会生活的恩宠能扩大基督徒作证的领域,并以不同方式使司铎的灵修更为丰富,而更重要的是有助于个别教会的价值与全体天主子民的价值,二者之间的适当关系及相互影响。从会士方面而言,他们要关心确保真正教会共融的精神,实际参与教区的发展,及主教的牧灵决定,慷慨的以他们的神恩,为以爱德建立每一个人而服务(12)。  

    最后,在共融的教会的背景里,在司祭团里,我们最适合讨论世界主教会议教长们所提出的「司铎的寂寞」的问题。所有的司铎都经验到寂寞,而这是完全正常的。但是,有一种寂寞是各种困难的产物,并且它又制造出另一些困难。关于后者,「主动参教区的司祭团,定期与主教及其它司铎联系,彼此合作,司铎彼此之间的共同生活或兄弟之情般的对待,与积极参与堂区生活的平信徒的友谊及良好关系,这些都是极有用的方法,以克服司铎有时能经验到的寂寞的负面效应。」(13)。  

    然而寂寞并非只制造困难;它也能为司铎的生活提供正面的机遇:「当司铎以奉献的精神接受它,并视之为与主耶稣基督建立更亲密关系的机会时,孤独能是祈祷与研读的好机会,有助于个人的圣德及人格的成长。」(14)。  

    应该加上一点的是,某种形式的独处,在进修中是必须的。耶稣常常独自到某处去祈祷(参阅玛十四,23)。有能力处理健康的独处,在培养一个人的内修生活上是不可缺少的。这里我们所讲的独处,是一种充满主的临在的独处,他使我们在圣神的光照下,与天父相遇。因此,无论司铎的工作是在知识、精神、或牧灵方面,对他长久的培育而言,关心静默,并寻找「荒凉」的地方及时间是必要的。也因此,我们能说,凡不能积极经验自己的孤独的人,不能有真实的兄弟之谊。  

    75进修的目的是加强司铎分享教会救恩使命的意识。在教会的「使命」里,司铎长久的培育不仅被视为必要条件,而且是为不断将重点再集中于他的使命的意义,及为确保他以忠实和慷慨付诸实行的不可或缺的方法。藉着这种培育,司铎愈来愈觉察这种使命的严肃性,以及这使他不能休息的责任所赋予的奇异恩宠,如同圣保禄一样。他必须说:「我若传福音,原没有什么可夸耀的,因为这是我不得已的事,我若不传福音,我就有祸了」(格前九,16)。同时他也愈来愈意识到一种无论是明确的或是含糊的要求,这来自天主不停地召叫他们接受救恩的那些人的要求。  

    唯有一种适当的进修,能持续确定司祭在其服务中,基本而有决定性的因素,即是他的忠信不渝。保禄使徒写道:「说到(天主奥迹的)管理人,另外要求于他的,就是要他表现忠信」(格前四,2)。一位司铎无论遭遇多少不同的困难,甚至在极不舒适的环境中,或者极度疲劳,他必须忠信,用尽他所有的精力,直到生命的末刻。保禄的见证该是每位司铎的榜样及鼓励,他向格林多的基督徒写道:「我们在任何事上,为避免这职务受诋毁,不但没有给任何人跌倒的因由,反而处处表现我们自己,有如天主的仆役,就是以持久的坚忍,在艰难、贫乏、困苦之中,在拷打、监禁、暴乱之中,在劳苦、不寝、不食之中,以清廉,以明智,以容忍,以慈惠,以圣神,以无伪的爱情,以真理的言辞,以天主的德能,以左右两手中正义的武器,经历光荣和凌辱,恶名和美名:像是迷惑人的,却是真诚的;像是人所不知的,却是人所共知的;像是待死的,看我们却活着;像是受惩罚的,却没有被置于死地;像是忧苦的,却常常喜乐;像是贫困的,却使许多人富足;像是一无所有的,却无所不有」(格后六,3-10)。  

在每一个年龄层里,在生命的所有境遇中  
    76长久培育或进修,尤其因为那是「长久」的,它应该「常常」是司铎生命的一部份。他在生命的每一个阶段及境遇里,在他所担负的每一种教会的职责上,他都在受培育。那么,我们可明显看到,培育的可能性,以及不同的培育,都与司铎们不同的年龄层,生活的状况,和所负的责任有关连。  

    对青年司铎而言,进修是一种责任。他们应经常的,有计划的聚会,当他们延续他们在修院中所接受的,健全而正式的培育时,这种聚会将渐渐引导他们了解司铎,这一种天主恩赐的独特财富即铎品,并使之具体化,表达他们的能力及职务的态度,也藉着更深的信念及负责任的参与司祭团,而因此与所有司铎兄弟共融,并共同担负责任。  

    刚由修院结束培育的司铎,当他们面对新的研读及聚会时,有某种「已经够了」的感觉,这是能了解的。然而,认为司铎的的培育终止于他离开修院的那天,这是错误而危险的观念,应该予以完全排斥。  

    参加进修会的青年司铎,可在交换经验,及反省如何将多年在修院接受的有关司铎及服务之理想付诸实行,这些事上,彼此协助。同时,由于他们积极参与司铎的进修会,能激励前辈司铎,并成为他们的榜样。如此,他们能表达对司祭团的爱,及他们如何关心那需要良子训练的司铎的个别教会。  

    为陪伴青年司铎,渡过他们生活及职务的最初的微妙岁月,建立一个具有适当引导及教师的,有适合支持性的结构,是目前绝对需要的。在他们从事职务的最初几年,以有组织的方法持续之,司铎能在这种结构中找到他们所需要的协助,使他们司铎的服务有良好的开始。藉着经常及有规律的聚会-假如可能,要有足够的时间,并在团体的场合中举行-确保他们有时间休息、祈祷、反省、及兄弟般的交往。如此,从开始,他们便较容易以福音为基础,对自己司铎的生活持平衡的态度。当个别的地方教会,无法为它们自己的年轻司铎提供这类服务时,邻近的各教会聚集其资源,共同策划合宜的计划,这将是很好的理想。  

    77进修也是中年司铎的责任。尤其因为他们的年龄,他们能面对许多危险,例如在执行职务时,过于活动忙碌,或某种例行公事。其结果是,司铎自以为掌管一切事务,似乎他可信靠自己个人的经验,而不需要与任何事或任何人有接触。较年长的司铎常有一种内心的疲惫,这是很危险的。它可能是面对困难及失败时,希望幻灭的标记。在进修中,在持续及平衡查考自我及自己的行动中,去不断找寻能使自己履行自己使命的动机及帮助,那么,上述情况便能找到答案。其结果是,司铎将保持警觉的精神,准备好去面对久而弥新来自他人对救恩的要求,因为他是「天主的人」。  

    进修也应包括年长的司铎,在有些教会里,他们占司祭团的大部份。司祭团对他们过去为基督及祂的教会的忠实服务,应表示感谢,也表达实际的关怀,在他们的情况中帮助他们。这些年长司铎的进修不再是研读,赶上时代及教育革新,而是平实地肯定他们仍然被召在司铎职务上努力,或许不但是以不同的方式继续他们的牧灵职务,而且由于他们所具有的生活及使徒工作的经验,他们有能力成为其他司铎有效的教师及训练者。  

    那些由于工作压力或病痛,而发现自己处于身体虚弱或精神疲惫状况中的司铎,亦能在进修中获得帮助,进修将鼓励他们以安静及支援的方式,保持他们对教会的服务,不要使他们脱离团体或司祭团,而孤立自己。不过,他们应该减少外在的活动,而献身于牧灵的联系,以及个人的灵修,这能帮助他们保持自己的动机及司铎的喜悦。进修将帮助这些司铎,保有他们曾谆谆教诲信友该持守不渝的信仰,使他们继续成为建立教会的积极成员,尤其藉着他们与受苦的基督,及与许多在教会内分享吾主苦难的兄弟姐妹的结合,再度生活于保禄的神修经验中,他说:「如今我在为你们受苦,反觉高兴,因为这样我可在我的肉身上,为基督的身体-教会,补充基督的苦难所欠缺的」(哥一,24)(16)。  

进修的干部  
    78今天司铎的职务,及在许多地方执行职务的情况,往往使他们不容易以全付心力接受培育。多重的责任及服务,人类生活普遍的复杂化,基督徒团体的生活尤其如此,充斥今日广大社会中的忙碌及焦虑,这种种时常剥夺司铎需要「救他们自己」(参阅弟前四,16)的时间及精力。  

    这应该增加司铎克服这种种困难的责任,并视之为对计划及执行长期培育的挑战,长期培育将确切回应天主恩赐的伟大性,及我们这个时代的需要与要求的急迫性。  

    要在「共融」教会内找寻司铎进修的负责人。因此,整个个别教会在主教领导之下,有责任发展并注意其司铎在长期培育上的不同层面。司铎不是来为服事自己的,而是为天主子民服务。因此,进修在确定司铎在人性、精神、知识和牧灵上的成熟,为天主子民本身有益。此外,执行牧灵职务,能导引司铎的信仰生活与信友的信仰生活之间,不断的及有效的相互交流。若有明智的指导及妥善运用,司铎与团体之间的关系和生活的分享,的确对长期培育是一种基本贡献,不可将进修降低为孤立的插曲或创举,而是涵盖司铎全部生活及职务的。  

    基督徒对单纯而谦逊之人的经验,真正爱天主的人的精神热忱,基督徒在各式各样社会及公民职务上,在生活中勇敢的实践信仰-司铎全心接受这一切,并以他的服务启发它们,同时也从其中吸取宝贵的精神营养。甚至在人的脸面上或社会情况里所表现出来的疑惑、呼喊及犹疑,在痛苦、疾病、死亡时所产生的拒绝或失望的诱惑:所有在渡基督徒生活所遇到的困难状况,司铎也经历过,并在心中感到真实的痛楚。在为别人找寻答案时,他总是先为自己找到答案。  

    因此,每一位天主子民,在司铎进修上,能够并且应该提供宝贵的协助。为此人们应该确实使司铎有时间研读及祈祷。他们应该按照基督派遣司铎的目的来要求他们,而不要求任何其他的事务。他们应该在不同层面的牧灵使命上提供协助,尤其是有关人性发展及慈善的工作。他们应该与司铎建立诚挚和手足般的关系,帮助他们记得,他们不是「主宰」信友,而是作信友「喜乐的合作者」(参阅格后一,24)。  

    个别教会对其司铎培育所负的责任是很特殊的,并且视其不同的成员而定,由司铎本人开始。  

    79在某种意义下,司铎本人首先要负责任在教会内进修。植根于圣秩圣事,每位司铎确实有责任忠于天主赐予他的恩赐,并且每天答覆那与这恩赐一并俱来的每日悔改的召叫。由教会当局制订的规定及条款,以及其他司铎的榜样,并不能使长久性培育有足够的吸引力,除非每位司铎个人深信进修的需要,并决心善用所能获得的机会、时间及方法。进修使人保持「年轻」的精神,这是不能由外面加诸于人的。每位司铎应该不断由内心去找寻它。唯有那些常保存学习及成长渴望的人,才能享受这种「年轻」。  

    主教,以及与他一起的司祭团的责任是很基本的。主教的责任根基于司铎由他手中领受铎品的事实,并分担他为天主子民所有的牧灵忧虑。主教要为司铎的进修负责,其目的是确保他所有的司铎,都慷慨忠实于他们所领受的恩赐与职务,使他们成为天主子民所希望有的,并且有「权」拥有的司铎。这项责任促使主教在与司祭团共融之下,列出一个方案,设立一套计划,使司铎的进修不流于随便,而是有系统的提供课程,以阶段性及具体方式进行。主教的责任,不仅确知他的司铎们有从事进修的空间及时间,而且以感兴趣及友谊的方式亲自参与。邻近教区,或教会区域的主教通力合作,策划司铎长期性的培育,这将很适宜,甚或确有必要,例如圣经、神学、牧灵研究的在职训练,数周的同处,系列的专题讲座,从牧灵观点反省司铎的事务及教会团体的进展,将有较好的安排,并更为有趣。为完成这项使命,主教也将请求神学及牧灵学院或研究所,大修院,教会机构,及参与司铎培育,而聚集不同人-司铎、会士及信友-的联合的协助。  

    在个别教会里,「家庭」有其重要的角色。由司铎领导及指引的教会团体生活,将家庭视为「家庭教会」。有司铎诞生于其中的家庭的角色尤其需要加以重视。由于与其儿子的目标一致,家庭能在司铎的使命上,提供重要的贡献。天主的计划选择了司铎的家庭,成为圣召种植及滋长的地方,对他的圣召的成长及发展是不可或缺的帮助。对这个选择献身于天主的儿子,表达最深的尊敬的家庭和邻人,常应做司铎使命的忠实而具鼓励的见证,以虔诚和尊重支持并分担他的使命。这样家庭将协助完成天主上智的计划。  

进修的时间、形式及方法  
    80虽然对圣神而言,每个时刻都是直接引导司铎在祈祷、研读及对自己牧灵责任的意识成长的「悦纳时候」(格后六,2),但是,仍然有某些「特定」的时刻作进修,即使可能是共同的及事先安排的。  

    首先,让我们想想主教与其司祭团的聚会,无论是礼仪性的(尤其是圣周四,祝圣圣油的弥撒),或牧灵及教育性的,与牧灵活动有关的,或研讨特殊神学问题的。 

    也有司铎的灵修集会,如避静、月退省及灵修日等。这些是灵修与牧灵成长的机会,在那里,司铎能以较多的时间安静的祈祷:反省成为司铎的深度意义,对牧灵工作的忠实及努力找到新的动机。  

    研习会及共同反省的集会也很重要。它们可以防止由于理性的怠惰而造成的在文化上的贫乏,或在个人,甚至在牧灵方面的固执。它们有助于将各种不同灵修的,知识的,及使徒生活的因素予以综合。它们使司铎的心灵向历史的新挑战,及圣神向教会发出的新呼吁开放。  

    81许多手头上的方法,可使司铎的进修成为更宝贵的生活经验。其中我们可以提出存在于司铎之间的,不同形式的共同生活,虽然在教会的生活中,它们以不同的方式及不同的程度呈现出来:「今天,若不推荐它们是不可能的,尤其是那些住在一起或在同一地方从事牧灵工作的团体。除了在使徒工作及活动上有所获益之外,司铎的共同生活为其他司铎,以及平信徒,提供了爱德与合一的显着榜样」(17)。  

    司铎善会,尤其是教区司铎的联会,能帮助司铎与他们的主教有更紧密的结合,司铎联会构成「一种奉献的境地,在那里,司铎以誓愿或其他神圣的誓约奉献自己,使福音劝谕降生于他们的生活中」(18)。为教会所准许的,所有形式的「司铎兄弟会」不仅对灵修生活有益,也对使徒工作及牧灵生活有益。  

    灵修指导对司铎的进修贡献亦不小。它是一种试练有素的方法,并且没有失掉它的价值。它确保灵修的培育。在执行司铎的职务上,它培养并保持忠信与慷慨的精神。诚如教宗保禄六世在被选为教宗之前所写的:「灵修指导有极好的目的。对于要寻找自己的圣召,并忠实的完全追随它的青年,我们可以说,这是不可缺少的伦理的与精神的教育。在生命的所有阶段里,它留下有利的效果,在出于敬爱与谨慎的谘询里,人可以请求帮助来省察自己的动机是否纯正,并在慷慨的完成自己的职责上请求支持。它是极为细腻而又富价值的心理学方法。对从事灵修指导的人,这是一项具有教育性及心理技巧的沉重责任。然而对接受灵修指导的人而言,这是一种谦逊与信任的精神行为」(19)。  

   结论  
    82「我要给你们一些随我心意的牧者」(耶三,15)。  

    今天,天主的这个承诺仍然活生生的存在于教会中,并且发挥作用。教会自始至终知道,她是这些先知之言的幸运的接受者。每天,她看见这些话在世界许多地方付诸实行,或更好说,在许多人心中产生作用,尤其是在青年心中。当走近第三个一千年之际,在教会及世界面对各种严重而迫切的需要之时,她渴盼看见以新而更丰富的方式,更积极,更有效的完成这项承诺:她期盼一个非比寻常的圣神降临。  

    发自教会之心的主的承诺,是一种在对天父的爱及信靠中所发出的祈求,一如天父派遣善牧耶稣、宗徒及其继承人,和无数的司铎,同样,祂要向今天的人继续显示祂的忠信,祂的美善。  

    教会已准备答覆这恩宠。她在心中感到天主的恩赐要求一个合一而慷慨的答覆:全体天主子民应该为司铎的圣召祈祷并不断地工作。追随司铎圣召的修士,应极认真的准备自己接受天主的恩赐,并付诸实行,要知道教会及世界都极端的需要他们。他们应该加深他们对基督善牧的爱,以祂为学习的榜样,准备自己犹如祂的肖像,走到世界的各大路口去,向人类宣扬这位是道路、真理、生命的基督。  

    我特别呼吁家庭,愿双亲,尤其是母亲,当天主召叫他们的儿子时,能慷慨的奉献他们。愿他们在儿子的圣召旅途上,愉快的与他们合作,深知以这种方式,他们加深基督徒在教会内的成果,并且,在某种意义上,他们将体验到童贞圣母玛利亚所受的祝福:「在女人中你是蒙祝福的,你的胎儿也是蒙祝福的!」(路一,42)。  

    对今天的青年,我要说:要更顺服圣神的声音,让教会及人类的期望在你们心中回响。别怕向正在召唤人的主基督,打开你们的心。感觉祂对你们充满爱的注视,当祂要求你们毫无保留的跟随祂时,你们要热诚地答覆。  

    教会藉着司铎接受进修许诺,而答覆天主的恩宠,进修是圣秩圣事所给多他们的地位及责任所要求的。所有司铎被召,对目前司铎接受培育的迫切性要日渐觉察:新的福传工作需要新的福传者,这便是那些认真活出司铎的生命与精神,视之为走向圣德的特殊道路的司铎们。  

    天主向教会所承诺的牧者,并非任何一类的牧者,而是「随祂心意」的牧者。天主的「心」已经藉基督善牧的心,完全向我们显示出来。今天基督的心继续怜悯众人,赐给他们真理的食粮,爱的食粮,生命的食粮(参阅谷六,30),基督的心渴盼能在司铎的心里跳动:「你们自己给他们吃的罢」( 谷六,37)。人们需要从他们的隐姓埋名及恐惧中走出来。他们需要被人知道,需要有人以他们的姓名招呼他们,平安的走在人生的道路上,假如他们曾迷失过,就将他们再找回来,要被爱,接受救恩,视之为天主之爱的至大恩赐。这一切都由善牧耶稣及与祂一起的司铎所完成。  

    在我即将结束这劝谕之时,我将我的思想转向所有渴望追随司铎之路的人,转向修士及全世界各地的司铎-甚至处于最困难情况中,但是常常喜悦的挣扎着忠于天主,并不懈怠的为自己的羊群服务的-为使信、望、爱在人心中,并在我们今天历史成长,他们每天奉献自己的生命。  

    亲爱的司铎弟兄,你们如此做是因为吾主自己藉着圣神的力量,已经召叫你们,将祂善牧的无价之爱,降生在你们纯朴的生活里。  

    与世界主教会议的教长们同心一意,并世界所有主教之名,及整个教会团体之名,我感谢你们的忠实及服务。  

    我期望你们充满恩宠,每日重燃你们在接受覆手礼时,所领受的天主的恩赐(参弟后一,6),因为你们与耶稣亲密结合,及彼此联合的深厚友谊而觉安慰,看到天主的羊群在爱主爱人上的成长,而经验到喜悦的安慰,日渐相信那已在你们身上开始美好工作的那一位,在耶稣基督的日子上,必使之完成(参阅斐一,6);我在祈祷中将你们每一位交给司铎之母及导师,玛利亚。  

    司铎培育的每一方面,都与玛利亚有关,她是人类中以最好的方式,答覆天主旨意的人。玛利亚成为她所怀孕的圣言的仆人及门徒,圣言在她心中,在她肉身内降生成人,好使她将祂交给人类。玛利亚被召教育这位唯一的永恒司祭,祂顺服于她的母权之下。藉着她的榜样及代祷,至圣童贞时时保护教会内圣召的成长及司铎的生活。  

    因此,我们司铎们被召对童贞理利亚有更亲切的敬礼,表现在效法她的德行及常常求她代祷上。  

玛利亚,  

耶稣基督之母及司铎之母。  

请接受我们加予妳的头衔,  

以庆祝妳的母性  

并与妳一起瞻想妳的圣子,和妳的儿子们的司铎之职。  

啊,至圣天主之母。  

   

基督之母,  

为了穷人的得救及心灵的悔改,  

藉着圣神的傅油  

妳给了默西亚-司铎一个肉身;  

请在妳心中及在教会内保护司铎,  

啊,救主之母。  

   

信德之母,  

妳陪伴人子,来到圣殿,  

以满全天主给予祖先们的允诺;  

为了天父的光荣,请将妳圣子的司铎献给祂,  

啊,结约之柜。  

   

教会之母  

在晚餐厅里,在门徒之中,  

妳为新子民及他们的牧人  

祈求圣神,  

为司铎团求得完满的恩赐,  

啊,宗徒之后。  

   

耶稣基督之母,  

从祂生命及使命的肇始,她就与祂同在,  

妳在人群中寻找妳的主人,  

当祂由地上被举起时,妳站在祂的旁边,  

一同奉献永恒的牺牲,  

妳的儿子,若望,在妳身边;  

请接受那些从起初就已被召叫的人,  

保护他们的成长,  

在他们一生的服务中,请陪伴妳的儿子们。  

啊,司铎之母,阿们。  

    一九九二年,(在任第十四年)三月廿五日,预报救主降生之日,  

颁发于罗马。  

                        教宗若望保禄二世  

   

   注:  
(1)参圣奥斯定「论若望福音」123,5。  

(2)参提案31。  

(3)圣嘉禄「米兰教会公报」一五九九,一一七八。  

(4)参「教会在现代世界」22。  

(5)世界主教会议「工作大纲」55。  

(6)参「司铎生活」法令6。  

(7)保禄六世「祂的教会」宗座公报56(一九六四)六四七页。  

(8)参圣职部「教会间适当分配圣职」指令、宗座公报72(一九八○)三四三-三六四页。  

(9)提案39。  

(10)提案34。  

(11)仝上。  

(12)仝上。  

(13)参提案38;「司铎生活」1;「司铎培养」1;修会部及主教部「主教与会士彼此间关系」指令(一九七八、五、十四)。  

(14)提案35。  

(15)仝上。  

(16)参提案36。  

(17)世界主教会议第八次常会「工作大纲」60;「主教」法令30;「司铎生活」8;教会法典五五○条二项。  

(18)提案37。  

(19)孟棣义「论伦理意识」牧函(一九六一)。  

(20)参提案40。  

相关热词搜索:牧者 我要

上一篇:《在新世界中传福音》劝谕
下一篇:《我要给你们牧者》劝谕(4)

分享到: 收藏